您当前位置:株洲女性网 >> 专题专栏 >> 文化杂谈 >> 浏览文章

毛泽东和杨开慧的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25日 作者:组织部 来源:组织部 浏览人数:

“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见了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 ——杨开慧(小霞)

    还没有见到他的时候,她已经听过他的故事。她很好奇,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呢?他有爹爹讲的那般好吗?她期待着见到这个人,可是他还不曾知道,有个小师妹已经默默地等待着他的出现。

    又是周末。爹爹照例邀了他的学生回家吃饭。他们在客厅聊天,从门缝看过去,一位高个子、魁梧的男生就站在爹爹的身旁,他短短的头发,棕色皮肤,圆脸,一身朝气。爹爹说过:“毛泽东父辈都是农民,父亲现在转做小商贩,弟弟们都在乡下务农,外婆家也是农民,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如此资质聪颖、俊秀,实在非常难得。”那高个子男生穿着校服,恭谦地站着,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应该不是他吧?”小霞心里想。在她的印象中,农民都是黝黑黝黑的,穿着粗布衣服,完全和文雅沾不上边。

    吃饭的时候,小霞不说话,毛泽东和萧子升也只是低头吃饭。师母不时温和地招呼:“多吃点菜啊,你们。”他们便会礼貌又恭敬地说:“谢谢师母,谢谢师母。”小霞装着平静的样子,心里却很紧张。“他真的就是毛泽东啊!”一餐饭下来,她想着的就是这一句话。她不敢看他,只是默默地吃饭。

    每次,毛泽东总是会从家里拿走几本书,见到他特别喜爱的书,他的眼睛就发出异样的光彩。小霞想:“读书应该是他最大的乐趣了。”小霞也爱读书。她是幸运的,爹爹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就写信给母亲,让母亲送她上学。她7岁启蒙,当时她的同龄人中,还没有女孩子到学校读书。可是,小霞敬佩他不是因为他爱读书,而是因为他文章写得好。爹爹总是毫不保留地夸赞他的文章,有一次还给了他满分。

     小霞记得,爹爹在书房反复读着一段文字,读完连连感叹:“好啊!有胆识、有气魄!栋梁之才,栋梁之才!”小霞轻声问爹爹:“我可以看看吗?”爹爹递给她,说:“好好读读吧,这样的年轻人,难得啊!”小霞读到了父亲读过的那一段:“请问周边,还有几人执著于真理,还有几人去探本求源?一句开心就好,便甘愿随波逐流。若我辈之人此心已无,人类危矣!故吾辈任重而道远,若能立此大心,聚爱成行,则此荧荧之光必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小霞不太懂文章的内容,可是她被这文章的气势深深吸引。她仿佛看到了毛泽东的内心,那像燃烧着的火一般的内心。国家、民族;世界、人类……对于小霞来说,这原本是与她毫不相干的世界,可就是因为毛泽东,她走近他的世界,被他感染,从此心灵里多了一份执著的理想。

 

    小霞总是很羞怯,她不大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爹爹和他的得意弟子探讨世界形势或古今历史。她喜欢静静地听,尽管只是偶尔说上几句话,但是她喜欢每个周末的聚会。不知不觉大家都熟悉了。

    毛泽东知道小霞喜欢看书,偶尔会带三两本他喜欢的书送给小霞。他知道小霞一直身体不太好,就鼓励小霞多锻炼。毛泽东对这个白白净净、娴静端庄、聪明好学的小师妹很有好感。不经意间,小霞和毛泽东更亲近了。毛泽东会把他的文章带给小霞看,小霞还会看他的日记。在她的心中,毛泽东已经是很重要的人,她总是关注着他的一切。小霞听说毛泽东习惯洗冷水澡,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问:“听说你总是洗冷水澡,你不怕冷吗?”“洗冷水澡很好啊,可以增强人体的抵抗力,洗完精神爽快,头脑清醒,还可以锻炼人的意志哦。”毛泽东的回答坚定了小霞的意念。从此,她清早起来洗冷水澡,做体操。原本很怕冷的她也不怕冷了,冬天就穿一件棉袄过冬。

 

    13岁相识,17岁分开。如果不是再次相见,他们心中酝酿的情感就只能在心中永久珍藏了。毛泽东喜欢文静而好学的小师妹,偶尔偷偷看到师妹注视的眼神,也就明白了师妹的心意。可他从来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更不会整日里为儿女情长而烦恼。毕业后,他陷在理想被禁锢的失落中。尽管失落,他心中却充满希望。

    6月毕业,两个月后,为了组织赴法勤工俭学,毛泽东第一次来到北京。因为准备工作未就绪,他被推荐到李大钊主持的北大图书馆任助理馆员。

    爹爹调任北京大学,小霞是和家人一起6月到京的。她每天都期待能从爹爹那听到毛泽东的消息。得知毛泽东到了北京,被爹爹推荐到北大图书馆任助理馆员,小霞心中一阵雀跃。他们又见面了。毛泽东也期待和小师妹的重逢。那天,一双水淋淋的双眼含羞地看着他,白嫩的脸上泛着红晕,毛泽东突然觉得小师妹长大了,已经不是他心中那个小女孩了。他也掩饰不住欢喜地说:“终于又见面了,好高兴啊!” 

     在北京,毛泽东和小霞彼此有了伴。他们经常一起漫步北海,游览故宫,议论时政。小霞是一个忠实的倾听者,毛泽东的抱负渐渐的也成了小霞的抱负。将尽一年的相处,让爱情的种子在他们的心中发芽,直到再次分开,他们才大胆地在书信中表白他们的内心。

    11个月后,19197月,毛泽东回到湖南,进入长沙修业小学任教。小霞鼓起勇气给毛泽东写信,信的抬头用了一个字:润。这是最亲密的人才会称呼的名字啊。毛泽东很快回信了,称呼也是一个字:霞。从这以后,他们甜蜜的爱情开花了。小霞多么欢欣,她说:“他的心盖,我的心盖都被揭开了,我看见了他的心,他也完全看见了我的心。”她收到了毛泽东送给他的情诗——《虞美人·枕上》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这是怎样的一段爱恋啊!只有看到小霞留下来的日记,才能明白她藏在心底的深情有多么坚贞!——“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爱他。自从我听到他许多事,看了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上了他。不过我没有希望过会同他结婚……直到他有许多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幸运……知道他的情形的朋友,把他的情形告诉我,我也完全了解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了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假如他被人捉去杀了,我一定要同他去共这个命运!”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