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株洲女性网 >> 专题专栏 >> 家庭和谐 >> 浏览文章

攸县“家庭故事会“系列文章——她们因善举而美丽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4日 作者:佚名 来源:攸县妇联 浏览人数:

 

1964年出生的刘瑞娇住在网岭镇伏陂村,是个很不幸的女人,她的丈夫在2014年患肺癌去世,一个儿子患有精神病需要长期治疗。丈夫治疗期间欠下巨额债务,儿子需要高额的治疗费用,时刻折磨着她,她是儿子唯一的经济支柱。为了清偿债务,丈夫死后,她来到广州打工。然而,命运并没有垂青于她。没想到满怀希望而来,却在2015年突患高血压中风!身在异乡,举目无亲,人们把她送到医院,她绝望极了,如果死去,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苦涩的眼泪潸然而下:出门在外,还是有亲人好啊!从这时起,她和她那一贫如洗的家庭,仿佛就背负着了一座沉重的大山,一步一步地走向人生的沼泽地……

正当刘瑞娇渴望亲情的时候,亲人出现了,那是她的两个小叔子,他们不仅为刘瑞娇送来了医疗费,而且一再请求医生想方设法治好嫂子的病。看着嫂子偶尔睁开的眼,那黯淡的眼神里满含着乞求的光,兄弟俩心碎了,轻轻地却又是无比坚定地说:“不要焦急,我们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住院没有起色,兄弟俩把她带回家里。从此,一个平凡也不平凡的故事开始了。说它平凡又不平凡,是因为这只是一个最普通家庭平静如水的生活经历,却又是一个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动人篇章。刘瑞娇半边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虽有儿子,却是个需要照顾的精神病患者,照顾她的责任落到了她的弟媳易惠文和罗新谊身上。

易惠文,1967年出生,是家里的二嫂;罗新谊,1971年出生,是家里的老满,患有宫颈癌,做过手术,也需要静养,而且她的丈夫患有结石等病,疼起来满床打滚,也要照料。但看着奄奄一息的大嫂,她没讲半个不字,默默地和二嫂把大嫂抬到床上。

刘瑞娇病情很严重,已经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妯娌俩心急如焚,她们不忍心看五十多一点的嫂子就这样成为废人,决心尽自己的努力帮助嫂子摆脱病魔。为此,她们像一个全职保姆一样照顾这嫂子,给嫂子擦背,洗脚,洗衣,扶嫂子起来大小便。还四处奔波,为她寻医问药。乡间懂些医道的人说,此病无它法,唯有给她吃好喝好瞌睡好;而且,不断地花钱买药不断地吃:如此这般,可望痊愈。医者之言,关乎性命,易惠文、罗新谊哪敢当耳边风?她们不断地向人打听偏方,做有营养的菜喂嫂子吃,希望奇迹能在嫂子身上发生。可是,尽管用尽洪荒之力,她们所盼望的奇迹并没有发生,刘瑞娇还是那样卧床不起,生活需要别人帮助。

妯娌俩商量了一下,决定轮班服侍,每班半个月。更恼人的是刘瑞娇的儿子,精神病发作起来,六亲不认,他们把他送到精神病院。罗新谊既要照料大嫂,又要照料丈夫,还得拖着病体忙这忙那,忙得连轴转。尤其是下半年天寒地冻的天气,大嫂怕冷,屋里烧煤炭火怕煤气中毒,妯娌俩就改用电烤火炉取暖,拿三只电烤炉,用被子盖住,让大嫂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一个月的电费都要六百多快!

医生说刘瑞娇这样的病人要多走动走动,肌肉才不至于完全萎缩,神经也不至于完全坏死。春暖花开的季节,妯娌俩搀扶着大嫂,在村道路边,一步一步地挪动脚步,她们已经记不得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多少次,除了下雨,他们每一天都是这样过来的。她们对嫂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从未流露过半句怨言,她们用行动演绎着普通农村妇女最朴实的善行。

易惠文、罗新谊身上体现的是中华民族善良淳朴的传统美德,她们用真心、真诚、真爱支撑起嫂子这个灾难连连的家庭。因为有了她们的善举,周围的人都感到无比的温暖、因为有了感天动地的善行,她们才变得无比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