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株洲女性网 >> 专题专栏 >> 家庭和谐 >> 浏览文章

攸县“家庭故事会“系列文章——买来的老婆李么斗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04日 作者:佚名 来源:攸县妇联 浏览人数:

 

李么斗身上有三怪,一是名字怪,从名字上看不出这人的性别;二是来路怪,不是正儿八经的明媒正娶,而是王平良花钱买来的(后来补办了结婚手续,也算是合法夫妻);三是既然是花钱买来的,她又偏偏不逃跑,在家里死心塌地地照顾王平良一家六口人,而且还被评为镇敬老孝亲模范。

网岭镇龙蟠洲村陈家场组王平良的命运不是很好,1971年出生的他是王家最小的儿子,年过30还没有女人愿意跟他。他们兄弟四个,大哥曾经娶了个妻子,因为大哥得了个“扯猪婆疯”的病死了,老婆也跑得没有踪影。老二见家不成家,干脆入赘到别人家去做上门女婿。只有老三王平贵有一房妻子,也生了个儿子。王平良不甘心过光棍生活,可是家里太穷,讨不到老婆,听说云南那边有老婆卖,就在2002年跑到云南镇平县,花钱从一个穷山沟里买来个叫李么斗的女人。李么斗年龄比王平良小10岁,身高约1.55米,体型比较粗壮,还带着个女儿。王平良很满足,乐哈哈地把李么斗母女带回家。村里人都说买来的老婆长久不了的,有人还打赌。王平良不信李么斗会跑,没事就抱着女儿在村里转悠,腰杆挺得直直的,说话的声音开始有力了,和从前打光棍那时判若两人。村里有人开玩笑说,一只癞蛤蟆开始翘尾巴了!

李么斗踏进王家大门,发现王家条件很差。破房子漏风漏雨,从里面能感觉到外面的风吹草动。老父母衣衫有些破旧,坐在一个角落里端着大碗狼吞虎咽,好像饿了很久。李么斗看着一阵心酸,心想和自己云南老家差不多,但她还是住了下来。因为经常发生买来的女人逃跑事件,有人问李么斗跑不跑,李么斗说:我不怪哪个,要怪只怪我命不好,我做了王平良的婆娘,就要对他好。第二年,她自己也生了个女儿,加上王平贵的儿子,破屋子里有三个小孩,还有父母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这屋里相当热闹。

变故接连发生。先是父亲亡故,在照料父亲的那些日子里,李么斗衣不解带,像亲女儿一般伺候,直到父亲去世。接力赛似的,父亲刚走,老娘又得了老年痴呆,屎尿全在身上,屋子里一片狼藉。三儿子王平贵在煤窑上做工,不小心摔了一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他老婆见此情景,丢下儿子丈夫远走高飞,李么斗毫无选择地担负了照顾他的任务。而做上门女婿的二哥也离婚回来了,偌大一个家,只剩下李么斗一个女人操持着,一个弱女子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每天有做不完的事,忙不完的活。她无怨无悔地细心照顾王平贵。“有人说:你是他的弟媳,有不是他老婆,你没有责任和义务去照顾他。李么斗憨厚地笑笑,”父亲不在了,婆婆又得了老年痴呆,他妻子又弃他而去,我不照顾他谁来照顾他呢?我不忍心放弃他,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踏实。在王平贵的房间里,虽然窗户打开着,屋子收拾得也很干净,李么斗也经常帮他擦洗身体,换洗衣服,但是房间里那股刺鼻的味道,还是让人有点难以忍受,但李么斗却没有丝毫的嫌弃。经过李么斗的精心服侍,王平贵的伤完全好了。

三哥站立起来了,李么斗感到由衷的高兴,也了了一桩心事,接下来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婆婆。老年痴呆患者是很难相处的,他们会慢慢失去自己的记忆,还会出现作息紊乱、神经敏感的现象,李么斗的婆婆也是一样,她喜怒无常,时而又哭又闹,时而甩碗扔碟。李么斗总是不愠不火,陪着笑脸像哄孩子似地哄婆婆开心。有一次,李么斗给婆婆煎好中药,端给她喝,婆婆扬手把药碗打落在地,还劈头盖脸地大骂一通。对老人的“不知好歹”,李么斗只是淡淡一笑了之。她一如既往,天天给婆婆梳头、洗脸,还精心地为婆婆进行全身的按摩。每天清早搂抱一大堆衣服到井边去洗,边洗边流泪,想到伤心处,忍不住轻轻哭泣。有时坐在井沿,仰头望着破败不堪的家,连声叹气,末了,伸出粗砺的手掌,轻声地擦拭从眼角滑了出来的泪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婆婆刚去世,王平良又有查出得了严重的矽肺病,白天只能坐在床上,一躺下就喘不过气;每天晚上李么斗护理丈夫,只能睡两个小时的觉,因为王平良一咳嗽就缓不过气,大口大口地吐血。看着丈夫喘不上气,一口一口地咳血,李么斗的心都要碎了。给他拍背、捶胸、输氧,一次次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就这样,李么斗,这个买来的女人,用她博大无边的爱心和特别能吃苦,特别耐劳精神,克服重重困难,艰难地撑起了这个家,她扛着常人难扛的苦,忍着常人难受的累,用最感动人的细节诠释什么叫做人间大爱,用爱谱写了一曲人间真情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