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株洲女性网 >> 通知文件 >> 文件资料 >> 学习园地 >> 浏览文章

“幸福在这里”征文,你的名字,我的爱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16日 作者:株洲市第十九中学 江平 来源:荷塘区妇联 浏览人数:

    所有语言中最甜蜜、最重要的声音,就是当一个人听到自己的名字时。”——卡耐基

    在校园里,学生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因为,我喜欢叫这些孩子们的名字,也常常能准确无误的叫出他们的名字。一个个鲜活的名字,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这都是我的至爱。被我叫出名字的孩子脸上的惊喜,透漏出他们的幸福,这时,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有资料表明:学生和老师相处的时间大于和父母相处的时间。而在我的生命中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在学校里,是和学生相处中,如果能和学生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岂不也是提高教学质量的一条途径?

    偌大的校园,一千多个学生,我能熟练的叫出六七百人的名字,你也许奇怪了,我只教了一个班的语文课,怎么能记住这么多学生的名字呢?嘿嘿,这还是有道道的。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将自己的绝学传授,好在本人历来好为人师,有求必应,如果你想知道,我将不吝指教了。

    开学之时,拿到自己所教班级的名单后,我一定会亲自抄写在我的备课本内,再到电脑里录入一遍,一是为了更好的记住,二是看有没有难写难认的字。一个老师最尴尬的事是点名时把学生的名字读错。在抄写名字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会出现一个我想象中的和这个名字相应的形象来,比如“王玲”我就会想象一个干净伶俐的小女孩的样子;“张涛”我就会想出一个比较活泼可爱的男孩样子。如此这般,会觉得边抄名字也是一件十分可乐的事情。

第一次上课,我一定把全部的名字都点到一次,如果那个站起来的孩子和我的想象差不多,我会很开心;如果和我的想象相差甚远,我也会更开心,更会牢牢的记住他。其实,真的,看久了,你会觉得一个人的名字跟他的样貌真的有相似之处。我记得我读高中时,第一次去学校报到,报到的老师写我的名字的时候想写成浮萍的萍,后来听说是平静的平时,他对我说了一句话,我至今还记得。“江上怎么会有平静的时候?”后来看到文天祥:“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的诗句,就深深的理解了我名字的含义,云开日出,风平浪静。岂不也和我的性格样貌相关?

将名字和学生的样子联系之后,还不可能一下子记清楚,每天无论是早读还是上课,只要得闲,我就在有意识的记,背,一个小组一个小组的,化整为零,我看一下人,默念一下他的名字,一个组六位同学,我念完后拿出自己的姓名单,看记对了几位,如果都对了,我会给自己一个微笑作为奖励。有一次上早读时,我不知不觉的笑了好多次,后面一位女学生举手,我走过去,她问:“老师,你怎么老是在笑?”我说:“看到你们我很开心啊!”其实是我认得了这么多学生,正在暗自高兴呢。

一个班,用个三两天就记下来了。可是,别班的孩子,我又没给他们上课,我是怎么记住他们的名字的呢?其实也很简单,每次监考的时候,是老师最难熬难受的时候,又不能看书报,看手机,呵呵,我就充分利用这一两个小时来记学生的名字,聊以打发这漫长的监考时间。我先把门上贴的该考室的名单揭下来,然后在纸上抄写一遍,顺便当做练字呗,抄完之后再看人,看一下名字,看一下人,都按序号坐的,很容易对上。然后,将名单放一边,只看人,心里想着他的名字,想不起来了就看看名字,反复几次之后,就记下来了。一次考试,监三四堂考,就能熟悉两百左右的名字啊,积少成多,不用多久,就见成效了。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你记下的名字,还要不断的练习,才能记得牢固,才能随口叫出他的名字。我在校园的每一处地方,都喜欢看学生的校牌,校牌上贴着照片,写着班级、姓名,这也给我记住他们的名字提供了方便。很多时候,我和他们聊天时,看看他们的校牌,了解他们的想法,顺便也就记住了他们的名字。有时候到班级去听课,看到熟悉的,就走到他身边,轻轻的叫一声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眼睛里全是惊诧和笑意。我知道,这一节课,他都会很开心了,因为有一个老师记住了他的名字。

许多个黄昏,我在操场上打球,楼上的孩子们大声的叫我,我也大声的回应,应答声此起彼伏,生生脆脆,不失为校园的一道风景;许多早晨,我刚到办公室,正吃着早点,听到叫我的声音,四处望望,不见人影,原来,是在我的后面,隔着窗户玻璃,他们在搞卫生。这叫声,似乎在和我捉迷藏,和我逗乐。这时候,你会觉得心底溢满单纯而绵长的幸福。

我始终相信,世界上任何一种付出,都是预存,都会留给你丰厚的回报。我的一点小小的用心,能换回学生们一次次满足的惊喜,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而这些又化为我工作的动力,快乐的源泉。

一年又一年,周遭的风景渐渐老去,而学生的名字永远鲜活而年轻,我爱这一个个无穷变化着的,给我无穷乐趣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