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株洲女性网 >> 特色聚焦 >> 最美家庭 >> 浏览文章

全国最美抗疫家庭刘毅讲述:我的家庭故事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9日 作者:刘毅 来源:株洲市妇联 浏览人数:

 

我是株洲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主任医师,湖南第一批援鄂抗疫救援队株洲分队队长刘毅。我的妻子左丽是株洲市人民检察院监察处干警。在抗击疫情期间,我们始终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全身心投入到抗击疫情的战斗中,虽然奋战在不同的抗疫战场,但共同的奋斗目标,相同的理想信念让我们紧密连接在一起。

几个月前,我们株洲的75名医务工作者,逆行湖北黄冈,阻击新冠肺炎疫情。当组建株洲援鄂医疗队时,我毫不犹豫写下请战书。因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疫情面前不容迟疑,冲上去、战胜它就是我当时全部的想法。妻子虽然不舍,因为家里有86岁行动不便的奶奶、有患阿茨海默病的母亲、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女,我这一去,所有的重担都落在她身上,但她依然全力支持,她说:“湖北疫情那么重,你去吧,家里有我呢。”

一月二十五日是大年初一,也是我女儿两岁生日。一大早,我就接到了出征湖北的命令,来不及给女儿庆祝生日,我立即赶向医院集合。当天深夜,我和队友们抵达湖北黄冈,开始同时间赛跑、与疫魔较量。从病房管理到病人诊疗,还有队员的身体和心理状态,都是我需要时刻关注的,事情很多、压力很大。每天不管工作到多晚,我都会给妻子报个平安,但是有一次却让她等了一个晚上。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刚忙完工作回到宾馆,又接到值班医生打来电话说,一个患者的情况极不稳定,我立即返回医院。这个患者突发紧急情况,呼吸困难,血氧饱和度持续下降,心率一路飙升,危在旦夕,必须尽快上呼吸机。但我们白天才争取到的呼吸机还没有完成组装,半夜也联系不上安装工程师,于是我和值班医生当机立断,自己动手对照说明书拼装各种配件,最终让机器顺利运转。

在治疗过程中,患者剧烈咳嗽,一股痰液飞溅到我的防护服上。可我们没有时间顾及这些,迅速用吸痰管帮患者吸出痰液,调整呼吸机参数,配合抗心衰药物进行治疗,直到凌晨六点,患者情况终于稳定下来。当我走出隔离病房,已是晨光熹微,拿出手机一看,有妻子的多条留言。我知道是没有报平安让她担心牵挂,赶紧回复刚在抢救病人。妻子的信息随即而来“自己保重!”

我知道,妻子坚守在家的日子里,身上的担子也是沉甸甸的。2月份,奶奶骨质疏松因咳嗽导致肋骨骨折,是她带奶奶上医院换药、在家做护理;期间女儿感冒发烧咳嗽,她焦急地带孩子做CT,确诊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才放下心来。这些事情,她当时都没有告诉我,只想让我在前线没有后顾之忧,全力以赴。在工作上,她也没有丝毫松懈,积极投身到疫情防控服务工作中去,加入了疫情防控督导检查工作队。在获知检察一线缺少人员情况下,她主动申请到一线参与联防联控,耐心对机关出入人员逐一登记排查,配合其他人员做好体温检测与防疫物资发放等工作。每天,“谢谢配合,请做好自我防护”等叮嘱说了上百遍,即便口干舌燥她也不肯休息片刻。

前方有战场,后方有力量。家庭一直是我的温暖港湾,是助推我前行的“源动力”“家力量”。我奶奶有60多年党龄,父母也是有近40年党龄的老党员,他们言传身教地为我们营造了一个爱国、勤廉、好学、孝亲的良好家庭氛围。家里两个孩子是我的开心果,哥哥聪明活泼、妹妹乖巧玲珑。以往我每天下班的时候,他们给我的见面礼总是争相给我按摩,叽叽喳喳,闹成一团。在黄冈的日子看不到他们嬉笑,有时晚上联系,孩子们也已睡着,在视频中看着他们安然熟睡的小脸庞,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愧疚。我这次出门远行,我的母亲因患病记性不好总会念叨:“毅崽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小棉袄”妹妹总是欢快响亮地回答:“爸爸上班,奶奶别担心!”儿子还会帮忙照顾奶奶和妹妹,教妹妹唱儿歌、念三字经,是一个坚强懂事的小小男子汉。他每次在电视里看到穿防护服的医生就说:“快看,这是不是爸爸?等他回来,我要把最厉害的奥特曼奖给他!”我回来后,他兑现了他的诺言,郑重地把奥特曼奖给了我,还说:“我觉得穿白大褂的爸爸比穿披风的奥特曼更厉害!”

家是一种守望,也是一种传承。这个特别的春天,没有轰轰烈烈的海誓山盟和豪言壮语,却有一路扶持的理解和支持,也在孩子心中种下责任与担当、仁爱与善良、坚强与奋斗的种子。纵然平凡身,亦可勇报国,在紧要时刻挺身而出,在关键时候默默奉献,在共克时艰时相濡以沫,这就是我们美丽的小小家庭。